語文教育分類 家國擔當

梟雄曹操也抒情:〈短歌行〉,是對大時代的戀歌

梟雄曹操也抒情:〈短歌行〉,是對大時代的戀歌
〈短歌行〉並非感嘆時間虛度的詩,而是通過引用和藏旨,一方面表露冰山上的抒情,一方面呈現冰山下的野心。曹操是繼《詩經》後,更好地用四言詩來抒情言志的文人。除了通過歷史以知人知面,在〈短歌行〉這首詩裡,我們還可以了解他的浪漫之心。

顧炎武論廉恥――知「恥」才能立身

顧炎武論廉恥――知「恥」才能立身
顧炎武《日知錄》中的〈廉恥〉一文係先論恥、後論廉。他在開篇先引歐陽修《新五代史》對馮道的批判,為什麼?因為歷史是一面鏡子,藉古可以鑑今。尤其如果官員缺乏廉恥觀,必然會導至國家禍敗亂亡。更重要的,這反映了從個人到整個時代一葉知秋的社會風氣卑下。他要發揮的是,「懼亂臣賊子」、「為法戒於萬世」的史學精神。

歐陽脩〈醉翁亭記〉:打造寬如大海的格局

歐陽脩〈醉翁亭記〉:打造寬如大海的格局
歐陽脩的寬如大海的格局,打開了千古士人的憂國憂民的另一種可能。〈醉翁亭記〉告訴我們:心懷人民的知識份子,可以盡力創造人民快樂,並且因為人們的快樂,感到雙重性的快樂:一方面是樂其所樂,一方面是實踐自我的創作性。而實踐快樂的能力,來自格局――有好的格局方能正確布局,並且帶來更好的結局。

化「不安」為「定錨」的孟嘗君

化「不安」為「定錨」的孟嘗君
孟嘗君本來因故差點被棄養,但卻養成了他的憂患意識,懂得為自己舖後路。他能養士三千,善用人才,都是隱隱然感到生命無情的威脅,更謹慎的去創造意義,成為歷史上著名的戰國四公子之一。不安為其定錨,反而能在載浮載沉的大海裡,穩健的前行,也教會我們不安的意義。

諸葛亮〈出師表〉:捨小我,方能拾起大我

諸葛亮〈出師表〉:捨小我,方能拾起大我
「完成大我」並不是唱高調。〈出師表〉就是一封放下小我,成就大我的信,不只是寫給劉禪,而是寫給每一個正拘執小我的人,輕聲提醒:人可以不只是一滴水珠,當我們捨棄小我,成就大我,也可以從一滴水珠裡看見整片海洋。

只能是英雄:項羽的未竟之途

只能是英雄:項羽的未竟之途
從鴻門宴到垓下之困,項羽是勇猛剛毅、光明磊落的。奪王,他雖然輸了,但不一定是真輸;只是令人惋惜的,烏江自刎前,他儘管深明當下困境,卻沒有延長時間、把「失敗當作歷練,把歷練譜成智慧」,進而領略天命的低谷,是為了讓人在視野上、在境界上都有更高的可能。

超越英雄:杜光庭〈虯髯客傳 〉修行之路

超越英雄:杜光庭〈虯髯客傳 〉修行之路
頭戴紗帽,身穿褐裘,騎一頭瘸驢,卻馳行若飛的虯髯客,有順隨、重情的英雄之質,卻不只是英雄而已。他能領略天命,從中修行,得到處世的大智慧。〈虯髯客傳〉除了是一則好看的傳奇,更是一條修行之路,要讀者解讀出"天命"的真正況味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