彙整 語文教育

也是酒話

語文教育
歐陽修說醉翁之意不在酒,在乎山水之間。從歷史上看,古代文人騷客似乎都離不開酒,既可以助興,也可以澆愁。詩仙李白便說「鐘鼓饌玉不足貴,但願長醉不復醒。」女詞人李清照也經常沉醉酒鄉。不過啊,酒飲微醺,淺酌適量,可以怡情,又有墨水靈感,才是中庸之道。

一瞬即永恆――〈洛神賦〉

語文教育
〈洛神賦〉是三國時代的浪漫名篇。但〈洛神賦〉究竟是寄託志業還是淒苦愛情?眾說紛紜。各說中,以傳說和曹植曾有過一段淒美愛情的曹丕元配甄后,最受民間戲曲青睞,也是影劇作品的熱門題材。很多人認為〈洛神賦〉是甄后死後、曹植在心情極度悲痛下遂假託洛神,實際上就是寫給甄宓的愛情篇章。

陶淵明〈閑情賦〉:用我的錯愛,換一場煙花絢爛

語文教育
陶淵明的〈閑情賦〉被蕭統評為「白璧微瑕」,主要是文中大膽的靈肉想像,和對愛情失魂落魄、絕望的描寫,和陶淵明田園詩人風格,差異太大。但這個差異正好顯示陶文的多樣性,十願的綺情和文末的抒懷,可看出他對愛情的信仰、毀壞和悵然,值得一讀。

顧炎武論廉恥――知「恥」才能立身

語文教育
顧炎武《日知錄》中的〈廉恥〉一文係先論恥、後論廉。他在開篇先引歐陽修《新五代史》對馮道的批判,為什麼?因為歷史是一面鏡子,藉古可以鑑今。尤其如果官員缺乏廉恥觀,必然會導至國家禍敗亂亡。更重要的,這反映了從個人到整個時代一葉知秋的社會風氣卑下。他要發揮的是,「懼亂臣賊子」、「為法戒於萬世」的史學精神。

曹丕的〈典論論文〉:不要只拿道德標準評價我

語文教育
〈典論論文〉是曹丕的代表作品。若以道德論來評斷,曹丕是亂臣賊子,對妻子無情、對兄弟無義;但在文學上,他的詩纏綿委婉,開啟七言的新形態,而他的〈典論論文〉,更宣告文學脫離道德的附庸,著重在文體自覺和自我文氣的表現,是跨時代的新高度。其實也是希望後人能超脫道德評價,能以文學為曹丕定位的一種真心告白。

歐陽脩〈醉翁亭記〉:打造寬如大海的格局

語文教育
歐陽脩的寬如大海的格局,打開了千古士人的憂國憂民的另一種可能。〈醉翁亭記〉告訴我們:心懷人民的知識份子,可以盡力創造人民快樂,並且因為人們的快樂,感到雙重性的快樂:一方面是樂其所樂,一方面是實踐自我的創作性。而實踐快樂的能力,來自格局――有好的格局方能正確布局,並且帶來更好的結局。

化「不安」為「定錨」的孟嘗君

語文教育
孟嘗君本來因故差點被棄養,但卻養成了他的憂患意識,懂得為自己舖後路。他能養士三千,善用人才,都是隱隱然感到生命無情的威脅,更謹慎的去創造意義,成為歷史上著名的戰國四公子之一。不安為其定錨,反而能在載浮載沉的大海裡,穩健的前行,也教會我們不安的意義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