詞的世界分類 詞學通論

吳文英深邃密麗的美感.上

吳文英深邃密麗的美感.上
吳文英是南宋格律雅詞陣營的另一位重量級人物。他注重思力安排,字面頗為隱晦,《四庫提要》說他就像「詩家之有李商隱。」喜歡的人愛他高超的謀篇佈局和修辭技巧,稱讚他是最值得學習的兩宋四大家詞人。但也有人批評他堆砌辭藻,表面上光耀眩目,立意卻太晦;實則這是自然詞風以外的另一種美感類型。

走過北宋——南宋詞的新天地

走過北宋——南宋詞的新天地
在「靖康恥,猶未雪」的戰鼓聲中,北宋滅亡、南宋上場了。論詞,昔人有「必稱北宋」的,像王國維《人間詞話》稱南宋詞家為「俗子」;但也有重南宋而輕北宋的,朱彝尊的《詞綜》,便肯定「詞至南宋始極其工,至宋季而始極其變。」

柳永詞中的兩地相思

柳永詞中的兩地相思
柳永特別擅長描寫情人相戀、相思之情;他在創作這類情詞時,有一個常用的「兩地相思」、或稱「對想」的情境。這在「堪動宋玉悲涼」的柳永自擬中,尤其顯得深情惆悵。

詞中的北宋社會素描

詞中的北宋社會素描
經唐、五代的發展後,由溫庭筠和李煜所代表的言情與言志兩種詞風,在宋詞發展中約略分為三期,分別是:晏殊、歐陽脩所代表的婉約小令詞;柳永、蘇軾代表的慢詞長調興盛期;周邦彥代表的、講求藝術技巧的格律派全盛期。

蘇東坡和辛棄疾──健筆開新境的剛性美

蘇東坡和辛棄疾──健筆開新境的剛性美
蘇軾和辛棄疾的詞作,打開了詞中一條表現剛性美的陽剛之路,令人耳目一新。蘇軾以「一洗萬古凡馬空」之姿,翹首高歌「大江東去,浪淘盡,千古風流人物。」稼軒則「將軍百戰身名裂。向河梁回頭萬里,故人長絕」地寫盡英雄淚,發出迴腸蕩氣的金聲玉振之音。

詞的正宗婉約美(下)──「以悲為美」

詞的正宗婉約美(下)──「以悲為美」
哀傷往往別具一種由審美同情而來的美感經驗,一種「秀美」的審美感,於是詞作中也經常呈現出「以悲為美」的審美情調。譬如溫庭筠、馮延巳、李後主、歐陽修、柳永、秦觀、李清照.......皆為箇中作手。

詞的正宗婉約美(上)──「以柔為美」

詞的正宗婉約美(上)──「以柔為美」
王國維《人間詞話》說:「詞之為體,要眇宜修。能言詩之所不能言,而不能盡言詩之所能言。詩之境闊;詞之言長。」詞的審美價值,能傳達幽深隱微的婉約美,表現精微細緻的美感類型。但詞不適合像詩一樣地「感物吟志」,長篇敘事詩也不是詞體所勝任的。